微信公众平台
| OA系统入口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保护区管理  > 公众教育 > 宣传教育

自然笔记之旅—北沟篇

发布时间:2022/9/23 9:33:04  浏览次数:

北沟保护站,我已记不清多少次来过,本以为对它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,这次到来,却还是带给了我十足的新鲜感,仿佛整个人被打通了任督二脉开了天眼,由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一跃到“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另一重人生境界里。我知道其实这山还是这山,这水还是这水,改变的是我而已之所以改变,应是从接触自然笔记开始。

 

北沟保护站

到达北沟保护站已四点多了,吃罢晚饭,正准备出去走走,却被院子一只觅食的百鹡鸰吸引了目光。它体态娇小,目测只有13公分左右,显然还未成年,除头顶、胸、背等处是黑色外,其他部位雪白无暇,像是位披着黑色斗篷白皮肤的小姑娘,显得古灵精怪,它的叫声清脆悦耳,很是符合小姑娘的“人设”,仔细听,分明叫的是“机灵、机灵”,我会心一笑,暗揣她的名字怕就是这么来的吧?

 

小家伙显然是这里的常客,旁若无人的在花坛里寻找食物,她的移动很有特点,不似别的鸟儿一蹦一跳,而是向前一窜一窜的前进,就像人类做立定跳远。我拿出手机慢慢靠近,想给她留个影,她却毫不领情,警惕的一跃而起,她的飞行也很有特色,空中的轨迹不是直线而是呈波浪状,几个优雅的起伏就出了院墙,真不愧机灵的名头。

来不及怅然,目光就被花坛里盛开的月季所吸引,一支支开的鲜艳似火、热情奔放。月季脚下还生长着一种柔弱的菊科植物,开着红、粉、白三色小花,我顺口问同事这是什么花?得到的答案是格桑花,我一脸懵,深感自己见识浅薄,本着“遇事不决问百度”,我在搜索栏输入了格桑花三个字。看了几篇文章,这才终于搞明白,广义上说的格桑花并不是特指某一种植物,而是高原上生命力最顽强野花的代名词,从植物学特征上讲,菊科紫菀属植物和拉萨至昌都常见的栽培植物翠菊,都符合格桑花的特征,另外在藏区:金露梅、狼毒花、高山杜鹃、雪莲等植物也可被称为格桑花。感觉有所增益的我心情大好,真是“处处留心皆学问”,古人诚不欺我。

一夜无话,第二天一早我就在清脆的鸟鸣声中起身,拿好相机,带上纸和笔,在晨曦中迈出保护站大门,大自然老师早已候在门外,迎接我的到来。七月的秦岭满目苍翠,每次呼吸,空气中草木的清香涌入鼻腔,令人心旷神怡,走在路上四顾,翠绿的背景中点缀着白、黄两色的花朵,白色是一年蓬,黄色的是费菜。对于一年蓬,我有着复杂的情绪,它生长在房前屋后、路边岸堤,点缀了我的生活,愉悦了我的精神,但我却极不情愿在保护区里见到它,尤其是保护区的核心区域,因为它的出现,往往意味着人类的大量出现。在秦岭梁光头山区域,许多游客、驴友不顾保护区工作人员的劝阻,频繁潜入保护区,人为踩踏出许多上山小径,小径周围原本脆弱的生境被破坏,植被群落退化,给了一年蓬、博落回等植物以生长的机会。